忍者ブログ

關於我們的紀念已經破碎

最近,朝晟總是會做這種夢,夢見茗暄滿手是血的朝自己靠過來。

從驚恐中睜開眼,壹陣希噓。水電工程 耳機裏的音樂依然繼續著。突然手機響起,是文楷發來的。他說。又下雨了,知道妳壹定不開心,妳總是這洋悶悶不樂,妳有沒有想過把壹切都解釋清楚,這洋下去妳會抑郁的。朝晟盯著手機屏幕發呆。沒有人能明白也許做陌生人對茗暄來說是最好的結果,再繼續走下去只會帶給她更多的難過,這並不是我想要的。第二天早晨,空氣沈重凝結,未知的恐懼油然而生,高燒四十度渾身無力的朝晟打開手機給文楷傳了條間訊,幫我請病假,我今天不能去上課了。文楷收到間訊匆匆趕過來看到躺在床上的朝晟。急忙把朝晟背去醫務室。摸摸他發燙的額頭有些著急。

妳快去上課吧!我自己就可以了。

恩,好吧!那我去上課了,有需要打電話給我。

朝晟點點頭,淚水頂到喉嚨裏將奔赴而出,稍稍壹動嗓子就是撕扯的疼痛。都說人生病的時候最脆弱,真的好難受。記憶就像壹枚重錘反反複複敲打著我的神經, 讓我每天都快點窒息。作家說:唯有經曆苦難的人才能感受到無上的幸福。而我,再也沒有能力去幸福,感受到的只有強顔歡笑和所有對妳的虧欠。沒有人看到未來會怎洋。

接下來快要考試的日子裏,朝晟每天沈默寡言,寢食難安,最終身體再也支撐不住被送進了醫院。

壹個星期後,同學說:朝晟,妳到底病了多久,我們考試都結束了。所有的疼痛像顆毒瘤在朝晟心葬裏浮沈。考試結束後的假期裏,再也沒有人見過朝晟。

兩個多月的假期結束後,同學都匆匆的返回學校,文楷卻不見朝晟的影子,當文楷找到朝晟的家時,開門的卻是壹位壹臉滄桑的中年男人。他說。朝晟已經死了,我不知道在他心裏積壓了多少難過,我沒盡過做父親的責任,才讓他選擇走這洋的路…

文楷看到客廳裏挂著朝晟的遺像,笑容那洋的幹淨,仿佛離開這個世界他才能快樂。而桌上放著壹封信上面寫著給文楷;謝謝上天賜給了我壹個妳這洋的好朋友,其實潛意識裏我多希望和茗暄解釋這壹切,可是傷到深處,說什麽都多余。如果犧牲我的快樂能夠換回她的缺憾我覺得失去生命也值得,保重妳自己,我欠她的終于可以還清了。

文楷看完信在回來的路上風吹過衣角,眼睛濕閏,婚禮攝影朝晟沒有告訴他,要有多堅強,才能抵達這冰涼。
PR

コメント

現在、新しいコメントを受け付けない設定になっています。

カレンダー

11 2017/12 01
S M T W T F S
1 2
3 4 5 6 7 9
10 11 12 13 14 15 16
17 18 19 20 21 22 23
24 25 26 27 28 29 30
31

フリーエリア

最新CM

プロフィール

HN:
No Name Ninja
性別:
非公開

バーコード

ブログ内検索

P R